• <div id="0o16f"></div>
  • <progress id="0o16f"><tr id="0o16f"><ruby id="0o16f"></ruby></tr></progress>
  • <dl id="0o16f"><ins id="0o16f"></ins></dl>
  • <dl id="0o16f"></dl>
    <dl id="0o16f"><ins id="0o16f"><thead id="0o16f"></thead></ins></dl>
  • <li id="0o16f"></li>
    <dl id="0o16f"><ins id="0o16f"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0o16f"></div>
    <sup id="0o16f"></sup>
  • <progress id="0o16f"><tr id="0o16f"></tr></progress>
    旅行家專欄 > 海爾森的專欄 > 彼岸香港,江湖何去(下)

    彼岸香港,江湖何去(下)

    By 海爾森 2019-03-05
    馬蜂窩旅行家專欄出品    |    已有1943人閱讀

    年少時聽羅文唱《獅子山下》,總會心潮澎湃:“……放開,彼此心中矛盾/理想,一起去追/同舟人,誓相隨/無畏,更無懼/同處,海角天邊/攜手,踏平崎嶇/我哋大家,用艱辛努力寫下那不朽香江名句……”,黃霑歌詞中所呈現的香港人自強不息的形象,便是我最初對香港人的印象。如果拿港星打比方,就像“勤力的華仔(劉德華)”。


     

    然而,這只是香港人的一個面向。后來,看張國榮主演的《阿飛正傳》,覺得“沒腳的鳥”是香港人的另一個面向。“這世界上有一種鳥是沒有腳的,它只能夠一直飛呀飛呀,飛累了就在風里睡覺,這種鳥一輩子只能下地一次,那一次就是它死的時候。”再后來,讀陳冠中的小說《什么都沒有發生》,又覺得里頭的職業經理人張得志才更像當下的香港人——“我們是國際資本的港籍雇傭兵。為誰?無所謂。在這個世界上,我們只愛自己。”這樣的香港人,“做專業的事,賺錢、住五星酒店、享受這個世界所能提供的最好美食、紅酒、女人,一切錢能買到的東西。”就像張得志說的:“我不再強求未來,也不沉溺在追憶。身邊有好東西,固然最好,我就好好享受。身邊沒有好東西,我就睡覺、呼吸,反正一刻就只是一刻,都是平等的。我不會像媽媽那樣郁死、屠伯伯那樣活在過去、爸爸那樣抱怨去不成外國。他們沒有活在這一刻,才有這么多不快樂。”還有亦舒筆下的香港女人,也頗具代表性,比如著名的《喜寶》:“我需要很多很多的愛,如果沒有愛,那么就很多很多的錢,如果兩件都沒有,有健康也是好的。”亦舒的小說,有人喜歡,有人無感(我屬于后者),但你不得不承認她的小說暢銷的背后,有著鮮活的社會現實和觀念基礎。


     

    “香港是文化沙漠”這一說法的源頭,難以追溯,但的確有不少人認同,似乎高度發達的商業社會和文化養成是相排斥的,過于看重金錢、效率的地方,沒有太多時間、空間和閑情逸致孕育、欣賞豐沛的文化。這樣的刻板印象其實不太公平,尤其是如果你認同流行文化本身就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
    (星光花園的港星群像和手印區)

     

    作為在“四大天王”等港星、TVB等港劇、香港電影等流行文化浸染下成長起來的80后,有幾人沒看過83版《射雕英雄傳》,沒哼過張學友或Beyond的歌,沒模仿過無厘頭的周星馳或熱血的古惑仔?當年流行一時的《鑒證實錄》《陀槍師姐》《一號法庭》等職場劇,至今影響著我對現代女性的審美觀,那些兢兢業業又知性干練的港劇女主,才是真正的職場榜樣。非要說香港沒文化,它地底下確實挖不出秦磚漢瓦;但如果處處留心,它也可以是“文化勝地”。香港的街頭巷尾是很多歌曲、電影或港劇的故事衍生地。有些瘋狂的歌迷能拉出林夕、黃偉文等歌詞中出現的地名路線圖,還有王家衛電影的香港取景地……我這種過客,隨緣,遇著什么算什么,比如路過“皇后大道”,腦海中瞬間響起羅大佑那首著名的《皇后大道東》。再往南走走,就到了位于一條短小狹窄的酒吧街上的蘭桂坊。記得第一次路過蘭桂坊時是個清晨,燈紅酒綠的炫彩漸漸淡去,環衛工人拉著垃圾車緩緩走過,這個時候若想邂逅《重慶森林》里的王菲,大概是癡妄的念頭。不過,誰也說不準,興許瞎轉悠時,就能在某條街巷的相機古玩店遇到“資深玩家”周(潤發)先生,在某個菜市場和上街買菜的市民劉(青云)先生擦肩而過……香港這片彈丸之地,孕育出一代代風采各異的港星,其流行文化也輻射到整個亞洲。走在星光花園里,我看著李小龍、梅艷芳、麥兜等的銅像,以及一位位港星的“手印”,不由想起自己年少時的“追星”歲月……


    清晨蘭桂坊一帶的小街巷

     

    然而,當提到香港的文化人,確實難以說是“群星璀璨”。這么些年,說來說去,似乎都是大家最熟悉的“四大才子”——金庸、倪匡、黃霑和蔡瀾。金庸自不必說,“飛雪連天射白鹿,笑書神俠倚碧鴛”,其武俠小說家喻戶曉,“有華人處便有金庸小說”;黃霑縱橫香港流行音樂界、廣告界和影視界,多少經典歌詞、廣告語出自他手,就連其港大博士論文《粵語流行曲的發展與興衰:香港流行音樂研究(1949-1997)》都風靡多時;倪匡作為華人科幻小說家的代表,其衛斯理系列、原振俠系列等作品“喂養”了一代代讀者;而蔡瀾以好吃聞名,多年來筆耕不輟,成為聞名的美食家和評論家。關注香港文化圈的人,也許還能多拉出一行文化人名單(比如蔡炎培、劉以鬯、梁文道、董啟章、黃碧云、廖偉棠等),但一般人通常不會把它視為“文化之城”朝拜,尤其是與一些以文化藝術發達著稱的城市相比(比如巴黎),它是顯得更“沙漠”一些。


     

    香港人和內地人近年的關系,似乎比“香港到底是不是文化沙漠”這個話題更加微妙和不可言說。曾經,內地人是香港人口中土里土氣的“阿燦”;后來,香港人被內地人稱作“港燦”(以至于現在香港人也以此稱呼自嘲);曾經,港星是內地人瘋狂追逐的偶像;當下,內地各種選秀節目風起云涌,小鮮肉一茬接一茬,很多人已經不知道近年香港都有什么新生代偶像了;曾經,內地的有錢人到香港“買買買”;如今,連普通的內地人都不再把香港當作購物天堂,而是直接出國購物……2018年9月,廣深港高鐵通車;2018年10月,港珠澳大橋通車……香港與內地的物理距離越來越近,心理距離似乎若即若離。

     

    香港,不再是我們一味崇拜的偶像,也許這是一件好事,同時也是一件壞事。
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微信公眾賬號:“尋找旅行家”,每天為你精選一篇有見地的獨家專欄文章,歡迎關注,互動有獎^_^



    海爾森

    業余游民,現居廣州。飄忽不定,隨性而活,但讀書、行走、寫字這三件事應該會一直堅持下去。經常被自己的好奇心折磨,盡量在生命租期截止前好好看看這個世界。
    TA的窩hyacinthswing

    專欄最熱文章

    專欄其他作者

    • ???м?尋找旅行家?????

      尋找旅行家

      “尋找旅行家”長期招募全球各地的旅行家,開放投稿,可以自薦或推薦旅行家,分享路上的感知,重新發現和定義旅行。
    • ???м?陳寧?????

      陳寧

      布依族,貴州省惠水縣人,畢業于貴州財經學院貿易經濟系,1995年參軍赴藏至今。
    • ???м?春樹?????

      春樹

      作家、詩人,已出版《北京娃娃》《長達半天的歡樂》《光年之美國夢》等長篇小說,作品關注當下年輕人生活,喜歡搖滾樂,年輕一點的時候狂愛紐約,現在是巴黎腦殘粉。
    • ???м?Yang Yang?????

      Yang Yang

      獨立內衣品牌設計師,藝術繪畫類見長的文藝愛好者,長年的搖滾樂迷。
    • ???м?Kiya?????

      Kiya

      美漂理工文藝女青年。
    返回頂部
    意見反饋
    頁面底部
    云南11选5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