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0o16f"></div>
  • <progress id="0o16f"><tr id="0o16f"><ruby id="0o16f"></ruby></tr></progress>
  • <dl id="0o16f"><ins id="0o16f"></ins></dl>
  • <dl id="0o16f"></dl>
    <dl id="0o16f"><ins id="0o16f"><thead id="0o16f"></thead></ins></dl>
  • <li id="0o16f"></li>
    <dl id="0o16f"><ins id="0o16f"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0o16f"></div>
    <sup id="0o16f"></sup>
  • <progress id="0o16f"><tr id="0o16f"></tr></progress>
    旅行家专栏 > 佟琦的专栏 > 颐和园

    颐和园

    By 佟琦 2019-03-06
   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    |    已有2130人阅读
    那天我又回去了,回到了我那位于北京西北角的家。就像?#39056;?#27425;回去一样,那是个下雨天,雨水淅淅沥沥地落下,落在方砖铺就的地面上,产生一种绵密的声响。地面湿湿的,由于雨水的缘故所有事物的颜色都?#30001;?#20102;一层,有几块地面上已经积起了水。

    胡同里空无一人。

    我站在自?#39056;?#21475;,从胡同的这头一直能望到胡同的那头。很长的一段距离。胡同两旁是一座座门楼,排开去,再远处就是西山了。此时它笼罩在一片烟雨朦胧?#26657;?#38544;隐泛着一片青色。我耳中依然是那绵密的雨声,也依然不见一个人,在这个下雨天,所有人都会呆在家里,世界也因此?#32536;?#33618;凉,仿佛只剩下我一个,站在雨中这空空的胡同里。

    我记得雨水落在一片叶?#30001;?#37027;微弱的声音,也记得它淋进脖子弄得自己湿乎乎的,有点儿不舒服。那时我家满院花朵,月季、丁香、“倒挂金钟”,雨落在上面,花朵会沉沉地一低,然后又抬起来,晃悠着。

    傍晚的时候雨停了,我跟奶奶说一声:“奶奶,?#39029;?#21435;溜溜。”然后就沿着胡同走了。空气真好啊,也像被雨水洗过一样,纯净、冰凉。西山上,夕阳正在落下去。

    我穿过胡同,一边走一边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。我走过那一座座高矮宽窄不同的门楼:这是马奶奶家,这是我哥们儿李博家,这是杨老太太家——她有个孙子,比我小一岁,?#39056;?#20063;曾一起玩过,但不能说彼此是哥们儿。此刻,我一家家路过它们,可没有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来,甚至连一点儿声音都没?#23567;?br />


    (遥望佛香阁)


    再往前走,经过一条两旁种有柳树的路——它们都很粗大,快有一百年了吧?——来到“大堤”——?#39056;?#24403;地人这么叫它——也就来到了颐和园的墙外头。所谓“大堤”,当然是昆明湖的堤,此刻湖水只和我一墙之隔。

    墙是虎皮墙,从墙外?#27492;?#39640;大无比,小时候它给我的感觉更加强烈——我想那就是森严吧。


    (虎皮墙)


    开?#21152;?#21040;一些人,脸熟,但不必彼此打招呼,互相扫一眼也就过去了。他们显然已经不认识我了,但我认?#31471;?#20204;。老实说,这些年我变化挺大的。但如果有人定睛看着我,把我认出来,我也会不好意思。

    我从南如意门进了园子,从里面看,虎皮墙矮了许多。夏天的时候墙上会爬满爬山虎,从一进门开始,向前?#30001;?#22909;远。当年在门口看门的是个大爷,我经常见他坐在小马扎上摇着蒲扇,许多人跟他打一声招呼就进去了,包括我。

    迎面是那高高的“绣漪桥”。和它一模一样的桥颐和园有两座,一南一北,桥洞分别充当昆明湖的出水口和入水口,另一座桥名?#23567;?#29577;带”,属“西堤六桥”之一。

    小时候,我参加学校的运动队,体育老师早?#30475;颐?#21040;颐和园训练,除了在湖边跑步,还会在这“绣漪桥”上蹦台阶。我累得手脚并用,几乎是一遍遍爬上这座桥的。我听见小朋友的欢笑声,见我狼狈不堪的样子他们都很兴奋。他们站在桥顶上,笑着看着我从?#26053;?#29228;上来……


    (南如意门外的石刻,我认为是牌楼底座的遗迹)

    (亭亭绣漪桥)

    (绣漪桥栏杆上的凤凰)



    我信步走上去,越往上台?#33258;?#38497;,站在顶处,可俯看昆明湖,以及远处的景明楼。风?#36947;矗行?#22823;。反身向东望,虎皮墙外面的树木已经长高,我刚刚从那里走过来,出门时还跟奶奶说了一声:“奶奶,?#39029;?#21435;溜溜。”那时刚下过雨,空气被?#27492;?#19968;新……

    光线开始暗下来,园子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。记得上中学那会儿我经常在晚饭后进来散步,那时的情景跟现在差不多,也没什么人,宽阔的湖边只有我一个坐在那里。看湖水一次次涌上来,轻拍水岸,远处能望见佛香阁,小小的,中间隔?#25293;?#28246;岛。后来我奶奶得了癌症,我拿一本《癌症楼》坐到岸边看,心里总是紧的,脸也总是木的。再后来奶奶去世了,我也还是会来,有时早上,有时傍晚,那时我似乎很?#19981;?#25955;步,走在岸边的桃树、柳树?#26657;?#25105;会向上伸开双臂,一边走一边学两旁树木伸展开的枝丫,身子向左扭,双臂一上一横,仿佛自己也成了一棵树。


    (景明楼)


    可能刚上学吧,颐和园非常荒,岸边的芦苇又高又密,它们是枯黄的,顶部的穗儿挺厚重。湖水烟波浩渺,一眼望不到?#22253;丁?#25454;说有人在湖里捉到过大龟,还有蛇,后来这些人都离奇地出了事,没得到好下场。我不知道那?#38382;?#35841;带我去的,站在岸边还照了相——我一直紧张,被巨大的荒凉笼罩住的紧张。

    天已经完全黑了,我继续沿着虎皮墙向前走。远处的西山上,不时闪动着灯火,是香山吗?还是山里有座庙?只有我一个人,在园子里走着。空气还是那么好,带着雨后的味道,混有湖水的微腥。

    我来到十七孔桥,走到桥中央,冲北,面对空旷的湖水和横陈在前方的万寿山。我抱住一根桥栏杆,把下巴支在上面。汉?#23376;?#30340;石面凉凉的,但很好。

    (绣漪桥顶俯看景明楼)

    (绣漪桥上望家乡)


    突然之间,我不知道自己身处哪一?#38382;奔淅錚?#25110;者哪一段都不是,只是在梦?#23567;?#26790;中的颐和园空?#21561;?#30340;,传着回音。也许,当我从这里离开,奶奶又会出现在家里,她已经做好了晚饭,在等着我。
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微信公众账号:?#25226;?#25214;旅行家”,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,欢迎关注,互动有奖^_^


    上一篇: 告别贝尔格莱德

    下一篇: 香港气息

    佟琦

    佟琦,生于北京,毕业于兰州大学。爱写作,爱顺其自然。十几年前以文学青年自居,现在依然以此自居。已发表《彼时春光》?#38431;?#25103;厅》《女朋友媛媛》《长河》等短篇小说,另著有长篇小说《就这么多》、电视剧本《出轨后遗症》等。
    TA的窝佟琦

    专栏最热文章

    专栏其他作者

    返回顶部
    意见反馈
    页面底部
    云南11选5投注 体彩福建31选7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快乐十分胆拖 12bet:什么叫组选 福彩30选5开奖公告 海南飞鱼彩票软件 大世界娱乐城反水 甘肃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江苏11选5开奖走势图 36选7开奖走势图 3d精英彩票心水论坛 湖北11选5前三走势图 山东快乐扑克3任选 360彩票澳客网 上海时时彩开奖走势 平码精准三中三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