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0o16f"></div>
  • <progress id="0o16f"><tr id="0o16f"><ruby id="0o16f"></ruby></tr></progress>
  • <dl id="0o16f"><ins id="0o16f"></ins></dl>
  • <dl id="0o16f"></dl>
    <dl id="0o16f"><ins id="0o16f"><thead id="0o16f"></thead></ins></dl>
  • <li id="0o16f"></li>
    <dl id="0o16f"><ins id="0o16f"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0o16f"></div>
    <sup id="0o16f"></sup>
  • <progress id="0o16f"><tr id="0o16f"></tr></progress>
    旅行家专栏 > 佟琦的专栏 > 香港气息

    香港气息

    By 佟琦 2019-03-25
   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    |    已有2544人阅读

    阿城先生说:“大陆人总讲香港是文化沙漠,我看不是,什么都?#26657;?#31471;看你要什么。比如你可以订世界?#20808;?#20309;地方的任?#38382;椋?#24456;快就来了,端看你订不订,这怎么是沙漠?香港又有大量四?#25293;?#23621;留下来的大陆人,保持着自己带去的生活方式,于是在大陆已经消失的世俗精致文化,香港都?#26657;?#32780;且是活的。任?#38382;?#20505;,任何地方,沙漠都在心里。”


     

    我是在除夕前一天到的香港,飞机快降落?#20445;?#36879;过舷窗看到?#26053;?#23494;密麻麻的高楼,心情是激动的。我算是被港台流行歌曲影响的一代,?#39029;沙?#30340;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,应该是香港娱乐业风靡全中国的黄金时期。但更令我神往的,是阿城先生说的“活的世俗文化?#20445;?#20197;及那没有受过重大冲击的“中国习俗”。

     

    飞机落地香港国际机场,首先看到满眼的繁体字,心里一阵波动。我读古文已经很多年,看到这些文字还在活生生地用着,感到时光好像倒流了,古老的中国,我来了。有人接机,上车后汽车一路东行,过了两条海底隧道,路过红磡体育馆,路上有一段稍堵,终于从九龙登上了香港岛。人烟开始稠密,也多见包着?#26041;?#30340;南亚穆斯林,他们是菲佣吧?街道两旁的店铺鳞次栉比,人群川流不息,世俗生活正在这里生龙活虎地上演。明天就是除夕了,对比现在的北京,那座移民城市已经快变成一座空城了吧?


     

    我在一条特别拥挤的路上下了车,推着行李,走进一条类似内地农贸市场的路。路两旁有卖海产品的,有卖?#36335;?#30340;,卖花的,地上湿乎乎地?#39318;?#27745;水。同行的亲戚笑着说“接地气?#20445;?#25105;说是的,人间烟火气。预订的酒店就在这条“农贸市场”的巷子里。我们挤着往里走,见到地上蜿蜒着一条轨道,一会儿一辆有轨电车缓慢驶来,立即陷入粘稠的人群?#23567;!?#22137;噹”的铃声?#36335;?#25970;钟,提醒人们注意。它缓慢通过,像巨人小心躲避屋内易碎的玻璃杯。前面停着一辆小货车,正在往下卸货,电车滑到近前,不急不躁老实等待。我望向?#30340;冢?#36710;分上下?#35762;悖?#27809;坐什么人。“噹噹”声再次响起,它向远处驶去了,我们进入酒店。


     

    酒店大厦总高三十层,我住在第二十五层,窗外可遥望维多利亚湾,但也只是部分,能看到一艘游艇在上面漂着。即使是二十五层这样的高度对于人多地狭的香港来说也不能做到一?#20048;?#23665;小。我来到窗前探头向下望,楼下似万丈深渊,刚才的那个“农贸市场?#21271;?#24471;好小好小,小得都快看不见了。抬头向前,依然有几座很高的楼立在面前。整个香港就是这样的“细长条?#20445;?#36830;公交车都是双层的,似乎这里的重力加速度小,所有的建筑都在往高长。


     

    楼房都显老旧,有的甚至破烂,很多窗外晾晒着?#36335;?#25105;看到对面楼顶的小房子里也住着人,因为那里摆着植物,旁边还支?#26049;?#26700;,放着椅子。后来的一天我还看到有人在上面打太极--我和他隔着楼与楼之间的好几道深渊,好似从一座大山遥望另一座大山。

     

    换上短袖,真够热的,下到地面,再次进入摩肩接踵的人群。春节在即,人们都在忙于?#26194;?#24180;货。路过几家卖海鲜的,虾?#36879;?#31181;叫不上名字的鱼分门别类地摆着。我们沿街走去,拐了几个路口,一边走一边踅摸饭馆。时间是下午两三点,最后来到一家茶餐厅,没想到里面的人竟然爆满。我们呼呼啦啦地进去,最后居然在角落里找到两张小桌。于是一通狂点,从蒸肉丸子、金钱肚到虾饺,再到各?#33267;?#19978;?#20174;?#21507;的米饭--那?#20174;?#26497;其鲜美。然后?#39029;?#38376;去旁边的711买酒,买到两瓶广东产的大约四两装的米酒,塞到?#36947;?#24102;了进来。我倒不是怕这里不让外带酒水,而是不想让香港人觉得我们下午茶时间就开喝,纯属大陆来的十足酒鬼。菜接二连三地上,笼屉码得跟烟囱一样高,最终两瓶酒全被我喝掉了。饭馆里坐的全是香港本地人,这是我?#19981;?#30340;;他们在春节前来到自家门口的茶餐厅度过一个愉快的下午,这件事听着就让人感到放松。不时有人朝我们这边看两眼,唉,我的外地口音啊,肯定早就暴?#35835;?#25105;大陆人身份。听说这里?#34892;?#25490;外,不过目前我倒没觉得。刚才点菜的“阿姐”对我们不错,她还建议我?#21069;?#20004;张桌子拼起来组成一张大长桌。再之前711那个?#25214;?#22993;娘也挺好。我进门问,您这儿有白酒么?她给我指了指一处货架,脸上?#36335;?#36824;?#34892;?#38590;为情似的。我看到那里摆的多是红酒,不算贵,另外就是日本的清酒了,米酒只有一两种。饭馆里,我同行的一位长辈说,别点那么多菜,回头他们趁乱少给咱们上。我想,这是不是典型的大陆思维呢。


     

    我想起齐如山先生写的旧时的北京,那个温情脉脉的城?#26657;?#37027;些诚实朴素的人们,于是本能地信任香港——它从旧中国而来,那传统的“中国文明”?#36335;?#34987;隔绝了起来,没有收到过冲击?#36879;?#21464;。因此,当它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,我们感到陌生,但其实,那只是让我们看到了自己旧时的样子。


    我晕着从饭馆里出来,站在路边的吸烟区抽烟。看着穿梭的人?#28023;?#20197;及四处的繁体字,体味着香港带给我的传?#25345;?#22269;气息。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微信公众账号:?#25226;?#25214;旅行家?#20445;?#27599;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,欢迎关注,互动有奖^_^


    上一篇: 颐和园

    佟琦

    佟琦,生于北京,毕业于兰州大学。爱写作,爱顺其自然。十几年前以文学青年自居,现在依然以此自居。已发表《彼时春光》《游戏厅》《女朋友媛媛》《长河》等短篇小说,另著有长篇小说《就这么多》、电视剧本《出轨后遗症》等。
    TA的窝佟琦

    专栏最热文章

    专栏其他作者

    • ???м?Layla?????

      Layla

      ?#32454;?#32032;食者,动物权利支?#32456;擼?#19994;余厨师,现就职于PETA善待动物组织,暂居马尼拉。
    • ???м?王翎芳?????

      王翎芳

      旅游观察家及作家,贵妇美食达人,爱丽丝魔境创始人,多家知名?#21448;?#25253;纸及网路专栏作家,著?#23567;?#21488;湾自助游》《第一次玩台湾就上手》等。
    • ???м?孙冉?????

      孙冉

      中国新闻周刊资深记者,?#34892;?#31038;日本分社社长,现为日本《东方新报?#20998;?#32534;兼副社长。
    • ???м?韩松落?????

      韩松落

      作家,70年代生,祖籍湖南,?#38470;?#20986;生,1995年开始散文及小说写作,作品见于《散文》、《天涯》、《大家》等处,入多种选本;2004年开始专栏写作,在多家媒体开有电影、音乐、娱乐、文化评论专栏;《读者》原创签约作家,《看电影》及《香港电影》?#21448;?#20030;办的第一、二届华语优质电影大奖评委;现居兰州。
    • ???м?leyton?????

      leyton

      ?#19981;?#29992;少量的旅行,配合奇怪的视角,以最实惠的方式制造胡思乱想。
    返回顶部
    意见反馈
    页面底部
    云南11选5投注